资讯中心

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行业资讯

心经:欣然不可说

更新时间:2018-10-27 09:29:30点击次数:5962次

全球化进程的加速让中国人的生活迅速改变,被历史裹挟前行时,中国本土文化从未像现在这样被一遍一遍强调。从根底里中国人改变不了吃“中餐”的习惯,我们力求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认知自我、内心沉稳,一度被抛弃的中式传统美学此时成为一剂良药。10月刊的重磅专题带您找寻内心的“中国情结”。

“抄经”活动的火热,与当下人们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形成了鲜明对比。为什么大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愿意拿出时间去做这件看似“慢悠悠”的事情?抄经“抄”的是什么?抄经的意义何在?当下人又为何如此热衷于抄经呢?有人说抄写《心经》可以积累“功德”,回报于自己、亲友甚至社会;有人说抄写《心经》既学习了经典又练习了书法,一举两得;也有人说抄写《心经》可以让人平静下来,在喧闹纷繁的生活工作之余找到心间的一份安宁。

Yv76zGiBpmgWkIh7gkCCOxBvDFrdN15crcyaLKyx.jpg

(传)欧阳询书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拓本

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说起抄经则不得不说佛教,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就很受欢迎,到魏晋南北朝时期(约3~6世纪)佛教大盛,上至王公贵族、下至平民百姓都有很多虔诚的佛教信仰者,这些佛教的信士经常自己写经或雇请他人写经以为弘法、祈福、报恩、布施、超荐亡人之用,这种特殊的宗教活动也一直流传至今。约在唐宋时候,“抄经”这一活动更跨越宗教,成为一件文房雅事,很多文人士大夫即使并非佛教僧人或信士,也可以用书法抄录这些经籍,以作训诂或遣怀之用。在这些传抄的佛教经典中,《心经》因为篇幅适中、旨要宏观,最为历代文人、书法家所钟爱。

yHybIUsjgBwyyfU9b5pQZPp9wg6N9flnhUZcQihU.jpg

赵孟頫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

辽宁博物院藏

一直以来人们所热衷抄写的《心经》全称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本是产生于古印度的梵语佛教经典。最早在公元2世纪由月氏和尚支谦翻译成汉语,后来又有很多僧人将之译为汉语流传。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前秦鸠摩罗什译本和唐代玄奘译本,如今以唐代玄奘法师译本最为流行。早在唐代时,时人便用最贵重和最受欢迎的王羲之的字集成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和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并将之刻成石碑立于国都长安供人观瞻。后代很多书法家如张旭、怀素、张即之、赵孟頫、文征明、董其昌、乾隆、邓石如、吴昌硕、弘一、启功等都曾有抄经作品传世。其中唐代张旭以草书写经,经义与胸臆并抒,开创先例;宋代张即之写经一字千金,海内外共宝,成为佳话;明代文徵明80余高龄以蝇头小楷写经,铁画银钩、稳如磬石,无人能及……有很多有趣的故事。清代众多皇帝更在每年元旦开笔仪式之后亲自抄写心经祈福,以示对新一年的美好期待和祝福。据资料记载,乾隆皇帝自乾隆元年(1736年)至乾隆三十九年(1774年),每年的元旦和四月初八浴佛节都会亲自抄写《心经》一部,39年间从未间断。乾隆四十年(1741年)以后,年过花甲的乾隆把更多时间用在了抄经这件事上,每月的朔日(初一)和望日(十五)、四月初八浴佛节、八月十三生日、宫中年节等,乾隆皇帝都会亲自抄写《心经》一册,至今北京故宫博物院仍有其抄经遗迹宝存。而乾隆皇帝本人也性情和平、安康高寿,这与其一生热爱笔墨丹青和释道经义或许是有一定关系的。

tRzRaN10vXS2DL4WOnKzSdcInr5r9khCdWf5bphk.jpg

乾隆书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

故宫博物院藏

如今,抄经已经不再只是宗教活动或文人、书法家的文房雅事,而渐渐成为普通大众的一种休闲方式。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使现代人“压力山大”,焦虑的同时也在寻找新的休闲和解压方式。近些年来,身边很多朋友将原来工作之余的聚餐、聚会、旅游等“快餐式休闲”,慢慢改为在书房里抄经、绘画、焚香、莳花、品茶等传统“雅事”休闲,这些传统雅事项目恰恰能改善现代人“压力山大”“焦头烂额”的现状。而抄经又有何特别之处?且是如何做到缓解人的压力、抚平人的焦虑的呢?

ZY2Y2Jymyhdk39v8cYKFxVKxtc2KYAYFdJU2CRyq.jpg

FjEJx1BsAsVWDIApnJtkbVg3g2Hu07Z5ow7j44dY.jpg

Yv76zGiBpmgWkIh7gkCCOxBvDFrdN15crcyaLKyx.jpg

明宣德御制《大般若波罗密多经》十卷

磁青纸本、泥金

每页40.5×14.5cm

成交价HKD238,807,500

香港苏富比

2018.4.3

《大学》中有“君子慎独”的说法,意思是内心的真诚,会流露于言表,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在一人独处时也会慎重,这是很多人难以做到的。而抄经或许更能使人做到“诚意恭敬”、有所敬畏。有人说,快节奏的社会、充满压力的生存使人充满了无止境的欲望。渐渐地,一部分人淡化甚至失去了信仰,听任于欲望,甚至突破原则和底线,变得无所敬畏。这样的人是可怕的,这样的风气更为可怕,而抄经则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这种状况。《心经》明心、见性、开智慧,经中的奥义正如这玄黄天地和洪荒宇宙的运行之道一样,可见而不可见,可说而不可说。在一边写经、一边揣味奥妙经义的同时,更能使人产生“敬畏心”,生“敬畏心”后则更易于反思自己的过去和当下,抄过经的朋友应该都会有类似感受,而《心经》的这一作用在当下的社会中无疑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
GFckEOjnegVEHPKnUJht4YM3sdvLYWfUEecV6ibL.jpg

邓尔疋《心经》

水墨纸本、镜框,1936年作

成交价HKD400,000

香港佳士得

2014.11.24

抄经能使人找回久违的“仪式感”。很长时间以来,有句话经常被人们挂在嘴边—“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,而这句话所透露出的不只是人们对眼前“苟且”的疲惫,更有当下人们对“诗和远方”的渴望。现在我们经常会听到朋友怨艾节日庆典索然无味、婚丧嫁娶过于简单,而原因究竟何在?奔波于应酬、忙碌于工作,却使自己的生活粗糙直白,而愈觉人生乏味、了无意思。可以说,现在的人们缺乏的便是生活的仪式感。而近来抄经广受欢迎的原因,也正是很多人从抄经之中体会到了久违的“仪式感”,因为抄经本身就是一件有仪式感的事情。在开始书写之前,洒扫清净,沐手正襟,焚香诚意,磨墨濡笔;书写时一笔一画、一字一句,斟酌笔画,揣味经义;书写完成后落款钤印,双手合十,回向众生。整个过程下来不慌不忙、不激不励,有心有意、有始有终,而这也同样是仪式感的功用。此刻的你眼前耳中并无俗事,放松而安静,虽独处而并不孤独。

VB5z5f11aB3WD2nlSSWVIQDkcRsm8f0GsBL3O6Pa.jpg

溥儒行书《心经》

水墨纸本、手卷

13.9×164.2cm

成交价RMB79,099

纽约苏富比

2018.3.23

佛界有一位法师曾说:“急,是现在很多人心理的常态。抄经就是为了让心静下来、慢下来,通过令心平静的训练,让我们的心态保持平衡和健康。”而抄经正可以使人在宁静平和中,避开尘相,面对最真实的自己和世界。据说在古时候,诚心之人在抄经时只能吸气,连对经呼气都不能,呼气时候要对着竹筒呼到窗外。如今,虽然简化了许多抄经的仪轨,但是恭敬之心不能减,我们的生活也正应该如此。写到这里我也想起了那段久负盛名的偈语: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”

严正声明:

本公司严禁员工与客户发生一切私下的经济往来(包含私下收取图片鉴定费、货款、借款、红包等)。此类诈骗或者职务侵占行为,本公司不会承担任何责任!欢迎举报投诉!

本公司虽注册为拍卖企业,暂不提供艺术品拍卖服务,仅提供藏品咨询、认证、宣传、销售、向国际知名拍卖公司推荐拍卖等服务,望广大客户知悉!

截至目前,本公司在深圳无任何子公司、母公司,对某些企业的虚假宣传所造成的损失,本公司概不负责并保留追究相关单位法律责任的权利!